感恩那些沒這麼努力的片刻

2021-02-25

文/邱雯琪 音樂治療師

「一定是因為我不夠努力。」

從年少輕狂的青少年歌詞裡,

從人生勝利組的嘴裡,

也從筋疲力盡的照顧者眼裡,

我都看過。

人是有趣的,我們因有目標而有建立了方向感,於是我們遵循的方向,心無旁鶩凝視著目標,努力的完成。這凝視與努力,聽起來很美好浪漫,但其實很可能,反而變成是綁住自己的枷鎖。

人生有目標固然是件幸福的事,因為目標定訂了方向感,也進而給了我們安全感,

但在過程中的執念,會讓目標變質,也消耗了安全感。

靈魂急轉彎電影裡那些失去自我的靈魂,都困在自我攻擊的蛹裡,而困住他們的那些聲音,本來都是善意的而溫柔的,但是因為不停的刁鑽,竟成了武器。

這就像是要你努力盯著一個國字看1分鐘,你會發現字的樣貌開始改變,感覺也不像是原本的樣子了。

唯有放眼看到整個篇幅,而不是那一個字,孰悉感就也回來了。

人可以為了夢想努力,但不全然為夢想,
只為自己而活的那些 "不努力"片刻,
才是完整人生啊。

先keep yourself alive 才會是 keep your dram alive.

分享一首歌給大家聽,張懸的 "兒歌"


最新文章

音樂治療不只是娛樂,可以給予個案幫助。

有許多的學者表示,發呆的時候,我們的大腦並非停機狀態,而是由預設系統(Default Mode Networking)運作主宰著,而這些區域,也就是人類構成"自我意識"的其中的重要功臣(Kolk, 2015) 。

很多人有這樣的疑問。那是因為台灣現行,並沒有完整音樂治療師資格考試,在音樂治療師的培育上,也正在努力建立系統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