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自己唱一首歌

2021-02-25

文/邱雯琪音樂治療師

那天聽到一句意義深遠的話

【你可以同意這世界是瘋狂的,但不需要也成為那一部份】

的確,在我習慣把焦慮推給亂世後,似乎可以讓我短暫卸下一些重擔,也讓當下的自己比較好過。

治標不可恥,但是治本才是長久之計。

其實需多的焦慮煩憂,都是來自於那些不知道怎麼歸類的或是說出來的思緒、價值觀、角色或是更多可能。

但是老實說,釐清這樣的過程不是容易的。

所以我自己很喜歡就開始寫,就開始畫,就開始唱。

寫什麼? 都沒關係,從今天吃什麼開始都沒關係;

畫什麼? 都可以,有時候就是一個圈圈開始;

唱什麼? 不用思考,嘴巴張開有了第一個聲音,就可以繼續了。

就像是很多人都有寫日記的習慣,或是隨手紀錄一些什麼,但如果你去問有這些習慣的人,他們往往無法精準地回憶或是說明,過去的自己所記錄的內容。

那,究竟為什麼要做這個動作呢?

因為透過產出的這個過程,我們看到、聽到而且感受到自己。

在音樂治療活動中,我們也會做很多音樂即興,這個過程中所有引發出的感覺、畫面聯想或是行為反應,都是很重要的自我表達,也是看到自己的過程。

忘了自己在哪裡看過這麼一句話:

【音樂治療中的「作品」不一定真的具有崇高的藝術,但是這個充滿想法與情感的創作與思考的過程,絕對是一種藝術】

其實,

可以為自己而活的那一刻,就是亂世中的平靜了。

也希望大家有一招一日,願意使用自己既有的音樂資源,幫助自己整理自己的思緒,好好的用這樣的方式愛自己。

找個時間,為自己唱一首歌吧。

最新文章

音樂治療不只是娛樂,可以給予個案幫助。

有許多的學者表示,發呆的時候,我們的大腦並非停機狀態,而是由預設系統(Default Mode Networking)運作主宰著,而這些區域,也就是人類構成"自我意識"的其中的重要功臣(Kolk, 2015) 。

很多人有這樣的疑問。那是因為台灣現行,並沒有完整音樂治療師資格考試,在音樂治療師的培育上,也正在努力建立系統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