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自己唱一首歌

2021-02-25

文/邱雯琪音樂治療師

那天聽到一句意義深遠的話

【你可以同意這世界是瘋狂的,但不需要也成為那一部份】

的確,在我習慣把焦慮推給亂世後,似乎可以讓我短暫卸下一些重擔,也讓當下的自己比較好過。

治標不可恥,但是治本才是長久之計。

其實需多的焦慮煩憂,都是來自於那些不知道怎麼歸類的或是說出來的思緒、價值觀、角色或是更多可能。

但是老實說,釐清這樣的過程不是容易的。

所以我自己很喜歡就開始寫,就開始畫,就開始唱。

寫什麼? 都沒關係,從今天吃什麼開始都沒關係;

畫什麼? 都可以,有時候就是一個圈圈開始;

唱什麼? 不用思考,嘴巴張開有了第一個聲音,就可以繼續了。

就像是很多人都有寫日記的習慣,或是隨手紀錄一些什麼,但如果你去問有這些習慣的人,他們往往無法精準地回憶或是說明,過去的自己所記錄的內容。

那,究竟為什麼要做這個動作呢?

因為透過產出的這個過程,我們看到、聽到而且感受到自己。

在音樂治療活動中,我們也會做很多音樂即興,這個過程中所有引發出的感覺、畫面聯想或是行為反應,都是很重要的自我表達,也是看到自己的過程。

忘了自己在哪裡看過這麼一句話:

【音樂治療中的「作品」不一定真的具有崇高的藝術,但是這個充滿想法與情感的創作與思考的過程,絕對是一種藝術】

其實,

可以為自己而活的那一刻,就是亂世中的平靜了。

也希望大家有一招一日,願意使用自己既有的音樂資源,幫助自己整理自己的思緒,好好的用這樣的方式愛自己。

找個時間,為自己唱一首歌吧。

最新文章

多年前,我和幾個好友一起租房,其中一個室友有一台投影機。我們喜歡在客廳那面本來應該是放電視,但我們買不起電視放的白牆上看電影。然而,因為我們都是音樂背景出身,所以對於那台投影機的聲音很不滿意,當然我們也了解,畢竟那是一台投影機不是一台音響,所以我們的解方就是要把聲音另外連到我們自己的音響上播放,每次設定完都手忙腳亂很累,也可能是這樣,這個經驗漸漸讓我對於"在家用投影機看大螢幕是高級享受"的想法慢慢褪去...當然我結婚後搬到新家,也就真的沒有買投影機,直接放棄這件事情了。大概在今年初,和朋友們去露營,他們帶了一台投影機,燈光美氣氛佳,好吃的食物涼涼的風,邊烤肉邊看比賽,真的有夠享受!!直接讓我過去對於投影機的憧憬衝到最高點,說時遲那時快(?)我就收到了BenQ這台投影機的邀約,我第一個問...

『一個適切的治療,都是需要有好的治療關係為基底』
但什麼是治療關係?
治療關係很多時候是慢慢建立的
有時候甚至會被設定成一種目標
穩健的治療關係就是一種彼此信任的關係
在這個過程中
個案和治療師會對彼此觀察
也可能會出現許多試探 嘗試的行為
(就像其他關係一樣)


這個過程可能會讓你覺得
緊張 傷心 害怕 憤怒
但這些都是正常的過程
這些 情緒和感覺 都是
真實的 重要的

如果你願意的話 別忘了和 治療師討論 你的感覺
因為
這些都是建立治療關係的重要一環

想到早產兒,直接聯想到的挑戰大部分與生理有關,例如體重與器官發育。但很多的研究發現,認知發展、社會互動和肢體使用等,對早產兒來說,都有非常大的挑戰與影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