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照顧的方法?- 治療師日記

2020-11-30

文/圖/ 邱雯琪 音樂治療師

自我照顧,一直都是一個很難的字眼...

已經感冒,也進入失聲的第6天了,除了星期六吃下了我人生第一顆類固醇後,奇蹟似的可以發出聲音外,我幾乎都像是條鹹魚一樣,無聲且無生的在家中。

但是老實說,請假沒有上課不代表我自己可以全然的放下工作,也不代表我不喜歡我的工作。

所以還是在請假的訊息中,主動詢問了個案這一周的狀況也討論的對策;還是在半夢半醒間,進入我笑稱為「微工作」的狀態,開始處理不同文書類的工作,像是個案紀錄、未來治療計畫、演講內容、工作坊討論....等等。

突然覺得好多的事情,真的會讓人腦袋打結爆炸,

就讓我聯想到,醫生總是要大家吃健康一點,但是醫生根本就是忙到三餐亂吃的頭號職業。

2020因為疫情的關係,工作整個壓縮到了下半年比較爆炸以外,介於「工作」與「微工作」之間的生活型態,應該是許多行動治療師的縮影。

自我照顧,一直都是一個很難的字眼,
每個人都有自己適合的方式。


有時候是個完整個假期,但有時候是完成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。


「要怎麼自我照顧?」

單一事件絕對不會是答案,應該要把這個問題視為旅程的開始,而且這絕對是一輩子的課題,當自己願意開始這個自我照顧的探索時,答案就在組成了。我們一起找一找好嗎?


最新文章

音樂治療不只是娛樂,可以給予個案幫助。

有許多的學者表示,發呆的時候,我們的大腦並非停機狀態,而是由預設系統(Default Mode Networking)運作主宰著,而這些區域,也就是人類構成"自我意識"的其中的重要功臣(Kolk, 2015) 。

很多人有這樣的疑問。那是因為台灣現行,並沒有完整音樂治療師資格考試,在音樂治療師的培育上,也正在努力建立系統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