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少年、成年人心理

音樂治療不只是娛樂,可以給予個案幫助。

有許多的學者表示,發呆的時候,我們的大腦並非停機狀態,而是由預設系統(Default Mode Networking)運作主宰著,而這些區域,也就是人類構成"自我意識"的其中的重要功臣(Kolk, 2015) 。

【音樂治療】是一項以音樂互動為基礎,並且透過有音樂治療證照的治療師來幫助不同族群的一個專業。

人是有趣的,我們因有目標而有建立了方向感,於是我們遵循的方向,心無旁鶩凝視著目標,努力的完成。這凝視與努力,聽起來很美好浪漫,但其實很可能,反而變成是綁住自己的枷鎖。

記得前些日子看到了一個11歲的女童喝農藥自殺,原因是她並未打算送出的情書,被老師在全班面前朗讀 ,而這封情書的主角也在場,最終女孩得到的全班的恥笑,而感到難過自殺了。

的確,在我習慣把焦慮推給亂世後,似乎可以讓我短暫卸下一些重擔,也讓當下的自己比較好過。

已經感冒,也進入失聲的第6天了,除了星期六吃下了我人生第一顆類固醇後,奇蹟似的可以發出聲音外,我幾乎都像是條鹹魚一樣,無聲且無生的在家中。

「今天的溫度讓我想到倫敦」
和我一起走在台北騎樓的朋友這樣說著。


這讓從來沒有去過倫敦的我,透過當下雨天的感官經驗與朋友的分享,
似乎對朋友口中的倫敦,有了更深的輪廓,就算無法真正進入到朋友的回憶中,
也為我們走路的當下,留下了一份新的記憶。

這是來自於一群參與家屬支持性團體的家屬們的心聲。
這個團體中,有照顧著失智症的父母,還有照顧患有憂鬱症或是思覺失調的兒女。
每個參與者在家裡的稱謂不一樣,但是他們都有著一樣的身分,就是照顧者。

邱雯琪 /文
網路 / 圖
「我這幾天心情超差的,我應該是得到憂鬱症了」這句話或多或少在你我日常生活中應該都聽過,但到底什麼是憂鬱症?時常憂鬱或是愛哭的人就是憂鬱症嗎?

歡迎與我聯絡

請留下您的個人資料以便我們盡快與您聯繫。